净水器加盟_净水器代理_净水器招商_OWIN欧恩净水器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建设 >

担当有为应急人 ——记重庆市首届十佳最美应急管理工作者邓荣

发布日期:2021-11-29 03:33   来源:未知   阅读:

  •   斗转星移、白驹过隙,“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这首上世纪八十年后期著名电视剧《便衣警察》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歌曲陪伴着邓荣从青春少年成长为一个勇于担当、奋发有为的应急管理工作者。

      2014年12月16日18时左右,重庆市外环高速鱼嘴隧道南侧100M处,一辆载有20吨液化天然气的罐式运输车在突然变道时,罐体脱离固定装置造成车辆侧翻。险情发生后,重庆市有关部门和江北区政府相继派员赶赴现场进行处置。晚上十点了,外环高速封闭4个小时后,现场仍未能开展有效行动。原来通过勘察发现,车辆侧翻导致罐体外部严重损伤,而且罐体斜搭在拖车底盘上摇摇欲坠极不稳定,一旦处置不当势必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严重的负面影响!究竟怎么办?临场的消防、环保、交通和安全生产方面的多位专家意见分歧较大,各说不一,难以形成统一意见,导致江北区政府现场指挥人员无所适从。最后有人提议,这事儿还是让重庆市应急管理局(原重庆市安监局)速派领导到场决策指挥。

      当晚22点10分,时任重庆市安监局局长冉进红拨通了邓荣电话,冉进红简洁明了说明情况后指示到:“我现在命令你立即赶赴现场,全权代表我局负责现场指挥!”

      邓荣听后跟冉进红局长解释说“一是这种场合最好还是请咱们局领导到场,我去指挥恐怕不合适;二来明天上午国家总局的领导要出席全市安监系统应急救援集训和比武的闭幕式......”,还没待邓荣解释完,电话那头就传来冉进红局长果断的声音:“闭幕式固然重要,但没有抢险救援任务重要,为什么派你去指挥?因为你在复盛基地离事故现场最近,险情处置刻不容缓,而且指挥业务又是你的专长”。

      邓荣放下电话,二话不说,立刻招呼正好在复盛基地参加比武裁判工作的朱进、韩振杰两位危化救援专家随他一起登车前往事故现场。

      因为已经实施交通管制,进入外环高速后,空旷的道路上只有邓荣的这一辆车闪着警灯在夜幕中疾驰,窗外一片寂静。在警灯红蓝相间旋转的光影里,邓荣思绪万千,联想起以往曾经亲历的“9.20”嘉陵江抗洪、“11.21”福安药业燃爆、“4.20”芦山抗震救灾......那一回回与死神擦肩而过、在刀尖上跳舞的情景在邓荣脑海里快速闪过。

      他想起最近的一次排危就是同年9月5号,那一天下午局值班室电话告之在重庆市渝中区虎头岩总部城工地挖掘出一个不明罐体,初步判断是一个危险化学品物料储罐,市政府领导要求市安监局速派危化专家和专业队伍前往处置。非常不巧,那一天全市的危化专家都在涪陵参加全市危化现场会,一个都没在主城!到达现场时,周边几百米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深基坑的正中央一具暗黄色两米左右的金属罐体裸露在炎炎烈日下,地面温度起码有40多度!怎么办?等专家从涪陵赶回来最少要近两个小时,而总部城又处于渝中区敏感地段,如不及时排除险情极易引发社会恐慌造成不良影响。事不宜迟,他自己戴上随车预备的防毒面具,俨然一个老专家模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一步的向场地中间那个怪物走去。到达罐体附近后,拍摄了远近不等、多角度的照片,并第一时间发到救援专家微信群请大家辨识,很快专家们传回了答案,原来这只是一个70年代的老式液氨储罐,按照有关流程和技术要求即可妥善处置。回想起当时的一幕幕,仍是心有余悸。而这一次又将面临着什么?他心里没有底。

      赶到鱼嘴事故现场后,邓荣感觉到这次“12.16”鱼嘴液化天然气罐车侧翻事故与2012年10月6日的湖南怀化高速公路液化气罐车侧翻,场景和现状几乎完全一样,而当时因为处置不当突发爆炸,导致3名消防队员不幸殉职。历史会不会重演?看着周围的人对警戒线核心圈里充满了好奇,而只有他知道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顶着无比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生命危险,邓荣站在第一线,结合自己多年救援经验和专家的专业意见,第一时间安排警戒侦检措施,迅速将现场指挥部后撤1000米,及时疏散管控周边人员,一条条有效指令有序下达。经过紧张激烈的奋战,终于在12月17日凌晨1时许,安全完成了全套救援作业,无任何次生灾害发生!

      “虽然每次出警,我都能和我的战友们平安回来,但每次任务过程中我也会默默的为大家、也为自己祈祷,包括“12.16”鱼嘴液化天然气罐车事故这一次,我深知险情的异常、也更强烈的渴望第二天能欢蹦乱跳的回到闭幕式会场”邓荣如是说。

      是啊。离开复盛基地时邓荣对同事贺奎只讲了一句话:“奎啊,这儿就交给你了哈”,其实邓荣说这句话里蕴涵着的不仅仅是工作交接,潜藏其中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交待。

      至今邓荣仍保留着在这次事故现场拾的一枚螺帽,邓荣说“这枚螺帽之所以在我家占据了如此显赫的位置?只因那一晚的遭遇在心中留下的印记太深”。

      2013年4月21日四川芦山地震的第二天,邓荣带队奉命从芦山转场到宝兴县途中,突遇一峡谷地带发生山体垮塌道路中断,他让大部队在安全区域待命,自己驱车突前侦察发现大约有近8公里的公路多处被毁,而且在频繁的余震中周边陡崖上的滚石乱飞,极度危险!

      邓荣侦察回来后决定队伍停止前进,原地休整等待道路抢通。当看见有的队伍举着红旗扛着铁锹徒从身边通过时,队员群情激动,血脉喷张,纷纷请战,强烈要求也徒步赶往宝兴。但不管是随行的美女记者骂他是懦夫也好,还是有位同志私下拉着他说要讲政治也罢,邓荣毅然决然还是那句话:“谁也不准轻举妄动,都老老实实在原地待着!”后来邓荣耐心的跟大家讲,我们是专业救援队伍,打仗依靠的是车载特种装备,咱们弃车徒步进去后你连把铁锹都没有,再说20公里急行军体能基本上消耗殆尽,这100多号人火急火燎的赶过去能干个啥?

      正是这份理智和冷静,避免了不必要的伤亡冒险与徒劳,也奠定了重庆救援队后来是唯一一支四川省外救援队伍中战绩最优、表现最好的队伍,整个行动深受原国家安监总局和四川省有关部门以及当地老百姓的赞扬。

      回忆起四川灾区抢险救援过程,至今仍令邓荣非常难忘和骄傲。“4月20日晚我们在从荥经向飞仙关机动途中,前面一长串的警车编队影响了我们的速度,我这时用车载麦克风向他们喊话:“前面的警车请注意,我们是重庆市专业救援队伍,请你们让道。当我重复第二遍时,前面的车队有序靠边停下,当看见下车站在路边的警察向我们车队敬礼时,我们当时的心情充满了自豪。我们代表重庆、我们代表专业救援,我们是山崩地裂之时政府的依托和灾民的救星”邓荣如是说。

      担当,不仅仅依靠的是匹夫之勇,每次的平安归来也绝非是运气使然。担当,是一种情怀和素养,危难时刻,生死关头挺身而出既需要勇气,也需要本领,更需要科学的理念和一份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邓荣多年从事政法维稳和安全监管、应急救援工作,长期战斗在应对和处置突发事件的第一线,参与过市内外多起重特大灾害事故的抢险救援和事故调查,有着丰富的应急管理实践经验。回首过往,邓荣取得的一项项成绩依然历历在目。

      2010年8月调任市安监局工作后,邓荣历任重庆市安全生产应急指挥中心主任、监管一处(非煤矿山监管处)处长、办公室主任。期间,受聘成为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和重庆市政府安全生产(应急管理)专家组成员,应邀参与了多部规范性文件的起草、修订和多个国家级应急管理科研项目的研究。多次参加安监总局组织的与欧盟、加拿大、英国、德国等对外应急管理领域的合作交流。

      2012年3月份至9月份,在原国家安监总局和重庆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事故灾难综合应急演练”中邓荣担任总导演,具体组织指挥了演练筹备和实施的全过程。

      2012年10月应国家行政学院邀请,邓荣赴北京为中组部举办的厅局级干部培训班专题讲授《应急演练的组织与实施》,长期参与重庆市行政学院应急培训中心举办的各类专题讲座授课及研讨活动。

      2013年,邓荣参加了《国家事故灾难总体应急预案》、《生产安全事故应急管理条例》等多项应急法规和科研课题的研究与起草工作,其牵头主持研发的《重特大事故应急演练模型》被重庆市人民政府评为“科技进步成果三等奖”,并被国家行政学院和中国安科院收录到典型教学案例库。

      2014年,邓荣经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领导指定,执笔起草了现行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处置评估暂行办法》(安监总厅应急〔2014〕95号)。

      2014年3月,邓荣应邀在山西晋济高速“3.1”危化品运输燃爆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以专家身份担任了技术组下设的“应急评估组”负责人。

      2014年8月,邓荣受国家安监总局推荐,担任了国家南水北调工程中线通水前全线项目验收应急管理部分的专家组长。受原国家安监总局委托,还担任过国家安全生产西南铝应急培训基地项目可研、国家内河水上救援基地项目竣工验收专家组组长。

      此外,邓荣还参与了嘉陵江2011年“9.20”、长江2012年“7.23”特大洪峰险情处置,和“11.21”长寿化工园区福安药业燃爆、红石路“4.11”加油站泄漏、黔江高速公路“3.25”重大交通事故、“10.31”永川金山沟煤矿特大事故、万州区“10.28”公交车坠江等一系列大型应急处置的指挥、协调、事故调查及保障服务工作。

      一项项成绩、一份份荣誉,都是邓荣同志夜以继日、奋发实干的收获,也是重庆安全和应急管理事业发展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建功立业是我们每个人骨子里都有的渴望,可是担当作为并不一定非要追逐轰轰烈烈,许多时候需要的是韧劲和坚守。

      2015年1月至2019年2月,根据组织安排,邓荣先后在非煤矿山监管处和局行政办公室两个阵地坚守了4年。他说“干一行不说非要爱一行,但不干则罢,干就要沉下身段勤勉务实的干”。

      在非煤矿山监管领域工作的日子里,当时重庆市的1500余座矿山,邓荣跑了近一半,同事说:“2015年9月只在家中呆了4天,在秀山膏田镇尾矿库的堤坝上中过暑,在万州西南水泥矿山现场流过鼻血......”,虽然累过了、苦过了,但重庆市第一次一年内将200多个不再具备安全条件的矿山清理出局;第一次实现了原市安监局直接处罚零的突破并实现了当年收缴80余万;尤其是在纠偏灭虚的基础上第一次将全行业事故死亡人数控制到了10人以内。

      谈起邓荣在应急管理业务实践中的经验,他说了十六字:认清形势、正视压力、综合统筹、强化准备。

      【认清形势】随着各级党委和政府机构改革的快速推进,原有的体制机制发生了重大变化,新形势和新任务对应急管理工作也提出了全新的课题和重大挑战。许多领导以前更多的是负责某一方面、某一种类突发事件的应急准备和危机处置,但现在面对大应急格局和多灾种应对,尤其是在紧急情况下要承担统筹组织指挥的重任,承受的压力比以往、比其他人都要更加巨大,必须要对当前形势有清醒的认识。

      【正视压力】压力从何而来?当山崩地裂、浊浪滔天、血与火喷涌、众人安危悬于一线之时,当各路人马蜂拥而至万众瞩目之际,许多时候你就是应急现场救援处置的组织者和决策人,尤其是在信息不对称、任务时间紧、资源不够用、领导和社会各界要求又近似苛刻的时候,你必须不容迟疑还非得立即拍板不可!这板怎么拍?这场怎么救?万一拍错了怎么办?后果不堪设想!正视压力,顶住压力,才能游刃有余。

      【综合统筹】应急指挥体系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子系统缺失,都可能造成整个系统紊乱,甚至导致系统的“彻底崩溃”。客观来讲,应急处置活动涉及面广,需要众多的职能部门、队伍和人员、物资装备共同参与,临时整合起来操作复杂。由于之前事权分头管理、资源分别控制、项目分头建设,紧急情况下各自为政、“各显身手”的痼疾还相当严重,这些无疑都会增加指挥协调的难度。只有强化综合统筹,形成合力,才能百战不殆。

      【强化准备】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咱们谁也不是神仙和超人!只有事前做好救援体系建设和必要的制度性安排,下功夫切实加强超前规划、危机意识、组织机制、灾害情景构建、预案 、队伍、资源、培训演练等全方位应急准备,才能够在突发事件来临时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决战决胜。一个重大突发事件处置效果如何,不在于事发之后你临场灵光一现如何机智果敢,关键在于事前你准备好了没有。只要有了充分的准备,应急救援就能事半功倍。

      回顾过去是为了明天更好的出发,邓荣从16岁当兵、19岁入党,一路走来的工作岗位大多和风险与危机相依相伴,一路摔打虽然很累,一路坚守也确实很难,但也阅历了许多激情燃烧的画卷,品味了不少非同寻常的铿锵,虽苦尤甜,虽险犹荣,无怨无悔。

      今年仍是应急系统全面改革进取年,按照记训词精神和重庆市应急管理局党委转身就是战斗岗、起步就是冲锋时的要求,邓荣和他的同事们一边抓应急体系改革的基础性工作,一边围绕上级部署的重点任务,在应急体系改革“赶考”路上是一路奔跑着。

      “检视既往,心里更多的是一种宽慰和满足,但满足的同时也深感本领恐慌,自觉还有很多业务推进还有差距、深感及时充电不容懈怠,一波一波的“赶考”没有准备不行。当前我们只有清醒的认识到重庆应急还处于“双欠”的大背景,灾害事故的风险防控任重还道远,只有不断地找差距、抓落实,不骄傲自满,怀揣“赶考”永远在路上的忐忑,才能在新的征途上不掉队、不沉沦。未来已来,我们赶上了应急事业蓬勃发展再创新境界的最佳机遇期,百舸争流,时不我待,咱们一起努力吧!”,邓荣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你我生活中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包括邓荣在內的一大批应急管理工作者替我们负重前行。